The Art of Readable Code && High Performance Comments

今天上午和隊友及隊友的朋友打了場友誼賽。
考量到之前已經快一個月沒碰棒球,體力應該會有點虛。
雖然如此,我還是當投手 + 裁判 (有 DH 所以進攻時閒著)

隨便丟丟發現對方打者大多碰不到我的速球,所以我一開始偶而就降速丟幾顆,後來就乾脆隨便丟,讓比賽節奏快點 XD 然後就付出代價被打右全了 :p 若在正常大小的球場應該還是接得到的吧。

有兩次牽制差一點點抓到跑者,不過其中一次一壘手接球二壘手轉傳球失誤,就多送一分囉。整體投球內容普普,那邊的投手丘很怪異,直球普遍偏高。對方出的主審很不喜歡撿變化球的樣子,高的低的都不太給。不過他們那邊的裁判也是局局換,投起來相當麻煩….不過這都不是什麼特別奇怪的事。

我方進攻時,有一顆打者打到球棒裡面的球,結果變成內安。他們的球員就跑來 argue 說球在接觸球棒後,又碰到打者的大腿才彈出來。結果我心裡想著 “沒碰到” 結果嘴上居然說出 “那是比賽進行中” 的瘋話 XD 能說出這麼離譜的東西,我唯一想得到的理由只有被熱昏頭而已。話說回來,如果是在比賽中有對手去爭一些很沒意義的東西的話,也許我的控球會突然變差也說不定 XD 雖然棒球規則嚴禁 “故意觸身球” 這種事情,不過降控球求球速是被許可的。

有一顆符合內野高飛球的球,不過我一看就覺得是在界外,所以就沒舉手了。後來想想,其實球也可能好死不死落地後又彈進來,以後還是先宣告的好。另外雙方都有對不死三振認知錯誤的情況,有兩三個打者是因為離開打擊區,明顯放棄進壘,才被宣判出局的。但有一球滿壘二出局,第三好球落地後,補手直接撿球踩本壘,這個 Play 就相當不錯。

投手犯規其實也是狀況不斷,不過大部份都是小問題。基本上假如沒有欺瞞跑者的嫌疑,我是覺得小東西可抓可不抓啦,例如踏投手版的位置,雙手合於胸前的時間點 (動作介於揮臂與固定式之間) 等等等。然後有不少球場其實投手丘都很爛,左右腳各一個坑。像這種情況下,我不會要求投手必需接觸投手板,只不過軸足一定要給我乖乖踩在坑裡頭 XD

發表迴響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